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493章 出兵平叛

作者:大司空分類:歷史小說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647068.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ibqg5200.com


    “父親,您毒殺了這么多人,簡直是自取滅亡!”舒州兵馬都總管李帆,幾乎是絕望的瞪著他的親爹劉高昌。

    李帆本姓劉,隱姓埋名加入了李家軍之后,在講武堂內,由李中易親自賜姓李。

    “哼,李賊中易身陷蜀地,正是我輩舉義之大好時機。不毒死這些家伙,你我焉有舉義之機?”劉高昌抬手指著滿地層層疊疊的尸體,“這些家伙都是死硬派,他們不死,你我父子的項上人頭,就要搬家了!

    劉高昌得意的說“京里的大人物們說了,天下苦李賊久矣!只要舒州舉義成功,天下人必定紛起響應,則大事可成也!”

    李帆抬手指著劉高昌,顫聲道“大人,您可知,所謂舉義的嚴重后果?”

    劉高昌不過是個土財主罷了,他哪里知道,李家軍,也就是朝廷官軍的厲害?

    “我兒,為父不傻,他們說了,你若是率先舉義,將來必定封王拜相!眲⒏卟銎鹣掳,厲聲道,“我兒,事已至此,何須多言?”

    李帆看著滿地的尸體,不由絕望的吶喊出聲“罷罷罷,既然是你生了我,我的命也該還給你們劉家了!

    劉高昌怒瞪著李帆“你的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夫子難道教過你忤逆生父么?”

    也許是察覺到李帆的淚流滿面,劉高昌放緩神色,柔聲道“我兒,你既是我的親兒,也是我劉家的萬里駒,為父自小對你是千依百順,疼愛有加,難道會害了你不成?”

    李帆抹了把臉上的淚水,恨聲道“大人,害我劉家滅族者,非您莫屬!

    “荒唐,豈有此理?”劉高昌怒了,指著李帆的鼻子破口大罵,“你別忘了,咱們劉家此前可是良田三萬畝,你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樣不是從地里刨出來的錢糧?如今呢,整個家族僅有區區五百畝地而已,奪產之仇,吾必報之!”

    “父親,恩師待孩兒不薄吶!”李帆痛苦的閉緊雙眼,淚如泉涌,“大人,您上了他們的當了。如果孩兒沒有料錯的話,整個兩淮路的官軍,一旦得知了消息,必定傾巢來攻!

    “怕什么?他們說了,只要咱們能夠撐個十天半月,援軍必到!眲⒏卟判氖愕慕逃杻鹤,“快別說那么多廢話了,趕緊下令,把咱們的人放進城里來!

    “大人,沒用的,咱們劉家已經完了!

    身為帝國官軍的中級將領,舒州兵馬都總管李帆,實在是非常了解帝國官軍的厲害之處。

    “算了,事已至此,多說何益?我兒,成敗在此一舉,與其茍活著,不如豁出去拼了!眲⒏卟庾R到味道不對,然而,開弓沒有回頭箭。

    整個大堂內,躺滿了被毒死的派駐舒州的軍官們,這也就宣告了劉家父子,已經沒有任何退路!

    劉高昌雖然已經察覺到不對味,然而,開弓確實沒有了回頭箭,哪怕形勢再差,如今也只能強撐著了。

    “我兒不必慌亂,舒州城內外的鄉紳們,已經聚集了三千敢戰之士。以這些人為基礎,只要集結了城中的百姓,老夫料定,必可守住舒州!眲⒏卟笱蟮靡獾拿枥L著美好的藍圖。

    可是,李帆卻心里有數,坐鎮于揚州的征東將軍劉賀揚,他的手上掌握著至少五十門以上的火炮。

    利用火炮攻城的厲害之處,別人可能不清楚,身為舒州兵馬都總管的李帆,卻不可能不明白。

    換句話說,在朝廷官軍的圍攻之下,舒州是肯定守不住的。區別只是,守半天,還是守兩天而已,這座舒州城總歸是會迅速的陷落。

    劉高昌背著李帆,暗中對來參加軍議的闔城軍官下毒手,眼前滿地的尸體,只能證明一個問題如此血海深仇,再無任何化解的可能性!

    “父親,你帶上足夠的錢,領著幺弟往南邊去吧,走的越遠越好,最好是順江直下,一路出海,再轉道向南!崩罘税涯樕系暮顾,迫使他自己冷靜了下來,隨即作出了最正確的提議。

    滿地的尸體,而且都是講武堂出身的軍官,也都是今上的學生。如此深仇大恨,不看見李帆的首級,不把劉家滅門,今上豈能善罷甘休?

    絕不放棄任何一個袍澤,李中易是這么說的,也一直是這么做的。

    另外,李帆是不折不扣的講武堂出身,今上名正言順的學生。

    李帆這個“好”學生,殺了今上這么多的學生,并且起兵謀反了。哪怕不換位思考,也知道,當今天子會是何等的盛怒?

    俗話說的好,天子一怒,伏尸百萬!

    所以,李帆冷靜之后,立即意識到,他不能走。如果他走了,他們劉家一定會被追殺得上天入地,無窮無盡,無休無止。

    李帆本就是舒州兵馬都總管,他自然很清楚,以如今各地嚴查外來戶籍的現實,藏身于國內的任何地方,都是死路一條。

    劉高昌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李帆,忽然嘆道“我哪兒也不去,就陪著你了,咱們父子倆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至于你幺弟嘛,倒是可以按照你說的,馬上就走,走得越遠越好!

    “若是有個萬一,也算是替咱們老劉家留了后!眲⒏卟囊幌,令李帆百感交集,一時間,竟然癡在了當場。

    江南,建武軍,二十里外的長石亭。

    “全體都有!”

    “立正!”

    “向右看齊!”

    “稍息!”

    前任朝廷禁軍的隊正、現任亭正葉響,全副戎裝的立于整個隊列之前,厲聲喝道“報數!”

    “一、二、三、五……十……一百三十一……”

    “稟亭正,本亭鄉軍,應到一百三十一人,實到一百三十一人,請您指示!

    “奉縣巡檢使的軍令,本亭鄉軍務必于明日天明之前,集結于縣城北門外的大營,不得有誤!贝逭~響滿意的點了點頭,并大聲的宣讀了上邊下達的軍令。

    “喏!”經過正規訓練的鄉軍戰士們,異口同聲的應喏,沒有半點雜音。

    葉響滿意的笑了,幾年來的辛苦訓練,看樣子沒有白廢,鄉軍戰士們已經由無組織無紀律沒文化的村夫,變成了訓練有素、識字不少的精銳戰士。

    “全體都有,聽我口令,槍上肩,向右轉,齊步走!”

    隨著一聲令下,葉響領著他的戰士們,踏上了去縣城的大路。

    只是,令葉響沒有想到的是,在整個江南地區,各個村的鄉軍戰士們,都在軍令的指揮下,紛紛集結到了各自的指定區域。

    如果有人浮于空中,俯視整個江南兩淮的大地,那么,他必然會驚訝的發現整個江南及兩淮路的官道上,到處都是扛槍背弓的戰士們的身影。

    “報,城外發現大批馬軍的身影……”

    當探子顫聲稟報了最新的軍情之后,李帆并沒有太過驚訝,因為他知道,兩淮路的兵馬之中有一支獨立的騎兵部隊。

    如今,既然朝廷的騎兵已經到了城外,可想而知,劉賀揚也一定在趕來舒州的路上了。

    不僅如此,李帆還可以想象得到,恐怕兩淮路的鄉軍也都被動員了起來吧?

    李帆跟隨劉賀揚多年,深知劉賀揚用兵唯謹慎的作戰習慣,如今的騎兵先來,肯定是要摸清查舒州城外的情況,免得朝廷大軍反中了李帆的埋伏。

    曾經,李帆對著軍用沙盤,捫心自問,面對劉賀揚傾巢來攻的危險局面,有無反敗為勝的機會呢?

    然而,左思右想的細致斟酌之后,李帆完全絕望了。他心里很清楚,只要劉賀揚來了,騎兵軍第五營肯定率先抵達舒州,并把舒州城外的情況摸得一清二楚。

    李帆所料不錯,兩淮路所屬的兵馬之中,共有三千騎兵,正式編制番號為騎兵軍第五營,其都指揮使是黨項人李勇的老部下秦簡。

    當征東將軍劉賀揚得知了舒州叛亂的消息,第一時間就把秦簡叫了去,命令他率領所部兵馬,在兩日內趕到舒州城外。

    秦簡得到的命令是,只需嚴密監視舒州的動靜即可,不得擅自攻城。

    此時此刻,秦簡已經到了距離舒州不足十里的馬家凹村,第一千人隊和第二千人隊的戰士們,已經灑了出去,他手頭只留下了完整的第三千人隊。

    “稟都使,第一千人隊派人回來了,他們捉了幾名舒州叛軍的哨探!

    “哦,有口供了么?”秦簡仰起下巴,雙目炯炯有神的盯著來人。

    來人抱拳拱手道“那幾個哨探都是軟骨頭,還沒上手段,就已經招供了!

    秦簡瞇起兩眼,摸著下巴想了想,不由冷笑道“李帆和我也算是老熟人了,他又非常熟悉我軍的作戰方式,這幾個哨探說不定就是他故意送給咱們的‘大禮’!

    此次前來舒州之前,劉賀揚再三叮囑過,不管舒州城內外是個啥情況,秦簡都不許輕舉妄動,只需要死死的盯著舒州城內大部隊的動向,就是大功一件。

    說句心里話,秦簡并不認為劉賀揚是多次一舉。此次平叛的核心,不在于消滅多少叛軍,而是要將舒州城內城外的所有人,全都清查一遍。

    客觀的說,舒州之叛,對整個帝國的官軍而言,都不亞于一場大地震。

    怎樣避免舒州之叛的再次發生,才是一名合格的中高級軍官,值得深思的問題。

    。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647068.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ibqg5200.com

  鄰居小說武靈天下霸天雷神秋葉原之魔鬼經紀人足球豪門仙路爭鋒盜賊王座特種神醫最強兵王超人來襲神話版三國隋末陰雄商蹤諜影網游航海之王火影之究極下忍大明金主官路彎彎春秋我為王美漫大幻想田園牧場劍尊鶴舞月明東京紳士物語翡冷翠的時代戰神無敵穿梭時空的商人校園花心高手鑒寶秘術文人逆襲超級電力強國不死武尊我真是大明星重生電子帝國山村桃源記一路青云重任異世傲天
钱龙捕鱼什么时候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