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15 宴客風波(三)

作者:朱衣公子分類:玄幻小說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647068.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ibqg5200.com


    鄧文雅出身姑蘇豪富之家,從小也是金尊玉貴長大,到了京城,眾人看著仇老太太和謝氏的面子,不會輕易怠慢她。

    今天卻被苗靜雅指著鼻子罵,還當眾甩了兩個耳光,憤恨怨怒之極下竟是幾步跑到了水榭邊緣,抬腳爬上了美人靠,扭頭死死盯了苗靜雅一眼,決絕往下跳去,喊道,“我死后必化為厲鬼,日日夜夜糾纏于你,叫你不得好死!”

    鄧文雅往美人靠邊跑時,眾人就意識到了她要做什么,只她離得近,眾人根本來不及抓住她,唯一一個離得近的鳳知南雙手在袖中動了動,卻沒有伸出去。

    她跳下去的那一刻,眾人的心跳皆是一頓,連罵得開心的苗靜雅聲音也是一頓,直到巨大的落水聲傳來,眾人才回神來,忙喊著去救命。

    鳳知南一手一個將鄧文雅的兩個丫鬟都扔了下去,她聽仇希音偶然提到過,鄧文雅主仆來自江南,水性皆是極好的。

    鄧文雅雖是抱著必死的心跳下去,但到生死關頭,人求生的本能會阻止她繼續尋死,再加這兩個水性好的丫鬟,絕對不會有生命危險。

    那邊仇不耽也叫了幾個會水的婆子下去救人,鄧文仲凄厲喊著掙脫小廝的鉗制,撲到了美人靠上也要往下跳。

    那小廝嚇得忙又拉住他,哀求道,“表少爺,你還小,下去也是添亂,少爺已經遣了人下去了,肯定能救表姑娘上來的”。

    鄧文仲卻根本不聽,拼命掙扎,仇不耽開口,“拉住表少爺”。

    他說著俯身將袍擺塞進腰帶,冷冷看了看癱倒在地,呆呆盯著湖水的苗靜雅,朝苗靜文一抱拳,“我不打女人”。

    苗靜文被剛剛一幕驚得傻了眼,聞言呆呆看向仇不耽,“?”

    回答他的是狠狠一拳。

    仇不耽雖是文弱書生,怒極下的一拳頭竟也虎虎生風,將苗靜文打得連連后退,他又隨手抄起圈椅,猛地朝苗靜文砸去!

    苗靜文身后的小廝忙推了他一把,伸手去搶仇不耽的椅子,仇不耽的小廝見自家主子被人家主仆兩人齊上陣欺負,忙對鄧文仲道,“表少爺,您就別添亂了,奴才幫少爺,您可千萬不能往下跳!”

    他說著看了一眼,發現幾個丫鬟婆子已經將鄧文雅推出了水面,忙放開了鄧文仲去給仇不耽幫忙。

    鄧文仲見自己姐姐已經被救了回來,扭頭惡狠狠看向苗靜雅,苗靜雅嚇得一個哆嗦,尖聲叫了起來,她的兩個丫鬟忙護了上來,鄧文仲惡狠狠喊道,“給我打!”

    她有丫鬟,他也是帶了小廝的!

    仇明珠沒想到片刻的功夫,局面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慌得大聲喊道,“都別打了!耽哥兒!仲哥兒!快來人!去叫人來!”

    卻哪有人聽她的,片刻的功夫,水榭中已是一片混亂,桌子、椅子、杯子、盤子都被當做了兇器,主子奴才們廝打成了一片。

    鳳知南看著,不由就想著,如果是寧慎之看到了這樣的場面,必得要嘖嘖感嘆,讀書有什么用,敗類就是敗類,讀了書那也是斯文敗類。

    大雪擔憂開口,“公主,不管么?”

    “出不了人命”。

    要出人命時,她自然會出手,她說著冷眼看向自起沖突就帶著丫鬟縮到拐角處的仇不恃。

    這整個水榭里,也就這個仇家最小的小姐還在獨善其身了,連她這個外人,還推了苗靜雅一把,阻止她繼續行兇!

    仇不恃本就怕得要命,見鳳知南的目光錐子一樣落過來,嚇得一個哆嗦,終于福至心靈,喊了一聲,“我去叫娘,”落荒而逃。

    她這一聲喊得實在太小,水榭中又太過混亂,竟是誰都沒有聽見,混戰還在繼續,鳳知南掃了一眼,見鄧文仲帶著個小子,雖然被苗靜雅兩個丫鬟壓在下風,卻越戰越勇,拿出了拼命的勢頭。

    他根本不管那兩個丫鬟,就盯著苗靜雅,逮著機會就往苗靜雅臉上招呼。

    這仇家的幾個孩子,平日看著也沒有多出挑,不想到了關鍵時候,竟然個個都是狠角色。

    鄧文雅嬌滴滴的,說尋死就尋死,仇不耽一棍子打不出一句話來,竟然還會抄椅子打人!

    這個最小的鄧文仲也是不得了,才六七歲的年紀,竟然知道蛇打七寸,自損一千也要傷敵一百的打法竟然也逼得苗靜雅無法可想。

    水榭中混戰還在繼續,水里的丫鬟婆子終于將鄧文雅救了上來,鳳知南出了水榭,從大雪手中接過披風裹住她,“你沒事吧?”

    鄧文雅面色青白,渾身都在發抖,一雙滿是血絲的眼睛卻兀自死死盯著水榭中,正要說話,后邊嘈雜的腳步聲響了起來,為首的正是謝氏,仇不恃跟在謝氏身邊小跑著。

    看謝氏來的速度,肯定不可能是仇不恃叫來的,應是仇明珠的人去找了謝氏。

    謝氏快步走到鄧文雅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冷聲罵道,“沒用的東西!”

    鄧文雅通紅的雙眼頓時就滾下淚來,低下頭不敢與謝氏對視。

    “別人打你罵你,你不打回去罵回去,尋死?真是好大的出息!”

    鄧文雅仰頭看向她美麗冰冷的臉,想說什么,淚水卻源源不斷的涌著,讓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送她回去!”謝氏丟下一句,三步做兩步朝水榭而去。

    鳳知南前幾天才跟寧慎之一起聽墻角,深知謝氏的兇悍之風,生怕弄出人命來,忙跟了上去。

    “都住手!”

    謝氏在仇家積威已久,這般一聲怒喝,所有仇家仆從,包括仇不耽和鄧文仲都住了手,這一住手,頓時個個都或多或少地挨了苗家人一下子。

    苗靜雅一直縮在兩個丫鬟身后,只偶爾實在避不過被鄧文仲扯了幾把頭發,如今釵橫發亂的看著狼狽,其實沒多大損傷。

    謝氏一現身,她卻像是來了靠山,推開那兩個丫鬟劈頭一巴掌刷向鄧文仲,“我打死你個賤仆!”

    她這一巴掌還沒落到鄧文仲頭上,就被一只手握住了手腕。

    這只手細嫩纖長,美如珠玉,這樣一只手理該彈琴、寫詩、作畫、繡花,拿起的東西絕不會重于一本書,一只碗,一雙筷子,又或是一只繡繃。

    可現在,這只手抓住了苗靜雅的手腕,力道竟是奇大無比,宛如一只鐵鉗,死死鉗住了她,讓她根本動彈不得。

    苗靜雅疼得直抽冷氣,身子不自覺矮了下來,拼命想要掙脫她的鉗制。

    “苗姑娘,聽說你到我家做客,卻打罵我外甥女,逼得我外甥女不得不尋死以免繼續被你羞辱?”

    。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647068.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ibqg5200.com

  鄰居小說賽亞人開掛系統我有鑒定術云肆飛本宮躺紅娛樂圈長生霸婿重生洪荒之我成了燃燈老師超時空同名影后,你被官宣了降人間錄宋北云我創造了舊日之神穿回八零我成了商界大佬悠閑系男神謝少,你老婆是重生的一世狂徒圣光守望者我的手機通仙界我在明朝當道士華冠鳳舞江山之天下農家鑄世道身不慌不忙去修真我養了一只偏執皇太子前妻不好追滾開,你這該死的系統詭案追蹤紅樓之快活人生魔神舊事醫女無雙:丞相別娶我豪婿韓三千蘇迎夏穿越民國變成蟒我拒絕繼承千億家產地球OL唯一玩家我在女權世界的那些事稚齡巨星主宰別跑
钱龙捕鱼什么时候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