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15 夜色旖旎,心驚肉跳

作者:夜雨飄燈分類:武俠小說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647068.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ibqg5200.com


    朝朝日東出,夜夜月西沉。

    窗外。

    月光如銀,皎若霜雪,普照大地。

    窗內。

    有人。

    撫過胸膛上的一條條猙獰扭曲的疤痕,蘇青眼中閃過一絲悵然,這些疤痕,是他一路行來,于生死之間,留下的東西;有的令他重傷垂死,有的讓他皮開肉綻,有的還幾乎放干了他的血,差點洞穿了他的心臟。

    那種徹骨銘心的痛楚,不時于夢中重現,仍能驚的他一身冷汗。

    不過,也正是這些疤痕,才讓他能在夜深人靜時,泛起一些,早已遙不可及的想念。

    想念誰?

    其實時間長了,他也不知道該想念誰。

    可現在。

    隨著羅摩內功的進境變化,不斷地增長,生殘補缺的效用開始漸漸浮現,盡管很微弱,但是,這滿身的舊傷,也在一點點淡薄、消失、褪去,相信用不了多久,連這些印記,也會再無痕跡。

    人世幾多無常,多是在得到與失去間流連。

    夜已深,人卻未靜。

    窗外,是客棧的小院,就看見一口漆黑的棺材,正橫放在院子里,地上還跪著兩個人,白發蒼蒼的老嫗和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娃娃,正啜泣著燒著紙錢。

    “唉!”

    蘇青驀的輕輕一嘆,不知是在嘆這對可憐的婆孫,還是在嘆別的。

    然后,他穿著衣裳笑道“這世上男子偷窺女人,多被稱作下流,可若是顛倒過來,又該是何說法?自打我洗完澡,你卻一直不想出來,莫非,還想瞧著我睡覺不成?”

    “嘎吱!”

    他這一說話,本來空無一人的屋里,忽然多了個人;一個紫衣姑娘,面頰泛著酡紅,紅唇微啟,吐著酒氣,頭發紛亂,目泛水霧,嬌艷欲滴,像是淋過微雨的牡丹,跌跌撞撞的從外面摔了進來。

    她像是喝醉了一樣,醉眼迷離,醉的身子都軟了,骨頭都酥了,又像是走錯了屋子,做錯事的孩子,躲躲閃閃的目光真叫人想要一把抓住她,攬在懷里,哄弄一番。

    怔怔望著蘇青,她驀的癡癡笑了起來,爾后臉上露出三分薄怨,七分羞怯的神情,囁喏道“我還以為你不想讓我進來!”

    她似想要走過來,可迎著蘇青平淡溫和的眼神,卻又遲疑不前,畏畏縮縮,接著,眼中的霧氣慢慢化作委屈,莫大的委屈,泫然欲泣。

    確實啊,一個女人,特別是一個如此天香國色的女人,她既然已能這般折下身段的看著一個男人,本就是受了委屈,特別是這個男人還沒半點反應,那委屈豈不就更大了。

    男人都愛女人,特別是好看的女人,就好像春天花會開,冬天會下雪一樣理所當然。

    可為什么行走江湖又有四大忌諱,最忌招惹道士、和尚、小孩、女人。

    說的就是這種女人。

    蘇青沒拒絕,他當然不會拒絕,本就是等她來,他伸著手,說“你醉了么?”

    紫衣女子立馬破涕為笑,俏皮的一眨眼,化作一陣紫色的香風,已到了蘇青身旁,順便朝窗外瞧瞧,似是好奇蘇青居然能在窗邊坐這么長時間,然后望著面前男人的眼泊,四目相對。

    “你是不是也在等我呀?”

    她忽然埋著頭,聲若蚊蟲的低聲道。

    女人本就可怕,如果她擅長利用自己,那就更可怕了。

    蘇青望著她,眼神雖是未變,可他眼中,女人那張臉已慢慢開始腐爛,從那光潔的額頭開始,慢慢爛出一個窟窿,皮肉墜爛,像是爛肉般脫了骨頭,一塊塊,掉了下來。

    他驀然展顏一笑。

    “你這些話是否也對白玉京說過?”

    “你、我與他只是、只是萍水相逢——”

    前一刻還在笑,這會她又哭了,孤零零的立在那抹著眼淚,哭的傷心欲絕,蘇青似有遲疑的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輕輕一攬。

    “對不起,我應該相信你的!”

    肌膚觸及,女人唇中立似貓兒般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癱軟下來,伏在蘇青胸口,她啜泣的更大聲了,然后仰起臉,臉頰掛淚,顫聲道“我們不過萍水相逢,你卻愿意相信我?”

    “你叫什么名字?”

    “袁紫霞!”

    “袁紫霞?”溫香軟玉在懷,蘇青視線離開了那顆骷髏,瞥了眼院里的棺材,嘴里溫和無比的輕聲道“我當然相信你,畢竟再怎么說,你也是青龍會的人,我還是比較相信自己人的!”

    啜泣聲剎那間停了。

    蘇青已能清晰的感覺到,手下溫軟身子,似在微微發抖。

    “衛天鷹逆行犯上,已被我殺了!”

    他說完這句話,那身軀顫抖的更厲害了,幾乎從他手中滑出去。

    “你在懷疑我的身份?”

    聽到這平淡的言語,袁紫霞忽然有些后悔進這個屋子了。

    但她馬上像是沒了哭,也沒了恐懼,任由蘇青攬在懷里,近距離的仰望著那張驚心動魄的臉,用一種很奇怪的語氣問道“你說你是青龍老大,那你猜猜我是誰?”

    蘇青聽到這個問題,驀然怔了一下,他視線慢慢偏回來,眼中的骷髏又長出了血肉,女子的容顏嬌艷的好像一朵花一樣,她又笑了,笑的狡黠無比,就好似一只狡猾的小狐貍,淚珠猶在。

    頭一回,他正眼且仔仔細細的打量著這個女人。

    “你說呀?我是誰?”

    袁紫霞咯咯嬌笑了起來。

    蘇青也笑了。

    他伸手在女人腰間軟肉慢慢撫過,惹得袁紫霞一聲低呼,皮肉上都似起了層雞皮疙瘩。

    蘇青忽然改變了注意,四目相對,他不答反問道“我可從來沒說過我是青龍老大,現在,你猜猜,我是誰?”

    “我可猜不出來,不過我猜你一定是幫里某個不得了的人物!”袁紫霞溫順極了,她眨眨眼!靶l二哥嗜賭,輸了三十萬,而且還花了冤枉錢買了張假的孔雀圖,他怕青龍會饒不過他,就讓他手下“公孫靜”代為出手,順便布了個局,我也是受了青龍老大的命令來清理門戶的,你替我殺了他,我反倒要好好謝謝你了!”

    蘇青沉吟片刻。

    “那孔雀圖呢?”

    “在我身上,你想要?自己來拿!”

    袁紫霞嬌笑不停,在他懷里伸展著曼妙腰肢,雪頸繃的筆直,紅唇輕喘,巧目迷離,像是在等著蘇青任意施為。

    “那我可就拿了!”

    蘇青眼泛笑意,輕輕在袁紫霞耳畔低語一聲,右手已往上滑去,可懷里一直溫順的女人,忽然掙脫了出去,她笑道“咯咯,你們男人總是這樣,見了好看的姑娘就想要,要完了又走,好處總不能全讓你們得了不是!”

    客棧外的走廊里,忽然響起了腳步聲。

    來的快急。

    “咯吱!”

    門推開,是白玉京,他正面無表情望著屋里的一男一女,那模樣,就好像是看著一對奸夫,眼中露出一種難以名狀的悲傷,心喪欲死,眼神都有些黯淡。

    而袁紫霞呢?就見她理著頭發,捂著衣裳,神情凄哀的瞟了眼白玉京,又看看蘇青,然后掙扎著,逃避般奪門而出。

    白玉京則是望著蘇青一言不發,盯了半晌,這才轉身離去。

    窗外明月依舊。

    蘇青倚著窗,望著月,忽然低低一笑。

    “呵呵!”

    其實他才發現自己遺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個問題是剛才袁紫霞說出來的,衛天鷹虧了三十萬兩就要死?三十萬兩,對于雄踞天下,橫行黑白的“青龍會”來說,竟然比一個幫中頂尖高手還要重要?

    除此之外,如果不是因為錢,哪還能因為什么?

    答案只有一個。

    “孔雀圖!”

    一張假圖,如果青龍老大真的是個聰明人,絕不會因此而自損大將,但如果是真的孔雀圖呢?那可是天下第一的暗器,他就需要滅口,有了這件大殺器,還會在乎一員大將的生死?

    而在滅口前,他最先需要的,是放出假圖紙的消息,避人耳目,然后神不知鬼不覺的將真圖紙據為己有,就能躲了所有麻煩;說不定,衛天鷹都不知道自己以為的假圖紙,其實就是真的,又或許真的早已被人掉包了。

    “呼!”

    蘇青深深呼出一口氣。

    如果真是這樣,他瞇了瞇眼。

    “這個女人?不簡單!”

    要知道最會騙人的是女人,最出人意料的也是女人,最不起眼還是女人;誰都有可能是青龍老大,越不起眼的人,說不定可能性更大呢。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既然要想,何不大膽一些,多想一種可能。

    這個念頭一起來,他便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然后笑著呢喃道“有意思了!”

    視線自那院里的棺材上收回,蘇青已合上窗戶。

    。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647068.buzz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ibqg5200.com

  鄰居小說英雄有愧丹靈仙途冥王的殺手寵妻昨夜星辰恰似你不敗劍神開局無數神劍天作之女豪門女婿的逆襲之路老娘只想暴富異界明道傳萬家燈火之茶園戰事嫁良緣:神醫小毒妃假裝自己是魔王哈血雖二能逆天成首富從敗家開始三國的女人血衣樓國醫無雙桃花灼華八方云動大制藥師系統重生嬌妻:俞少寵妻不能停股市道場十萬億重煉體的神魔且念且常歡神兵開天破血族之刃重生:收獲竹馬一枚惡女在上:丹師逆天記夢回大明春靈龜湖畔迷引寒蝶快穿之一切隨緣重生之新紀元從蜀山開始的大師兄這個副本有毒吧
钱龙捕鱼什么时候放水